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佛珠与表】(08)【作者:铁瞎子】
【佛珠与表】(08)【作者:铁瞎子】
字数:1090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八章、堕入欲海

  玫瑰调整了调整情绪,开始娓娓道来。

  「好几年前,我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那个时候刚刚来到牡丹市,人生地不熟的,又举目无亲。最开始就做那些发廊洗头的活,挣得虽热不多,可也能自己养活自己。」

  「后来,跟发廊里面的人们熟识了之后,发现同样跟我一起的一个女孩,她吃穿用度都比我强,而且钱总是那么宽裕,我实在好奇,为什么每天都同样的生活,她就过的那么富足。后来我一问,这才明白,她有个男朋友,好像是混社会的,钱来路不少,她也就跟着有钱起来。」

  「那个时候我就想啊,要是我也能认识一个混社会的男人该多好啊!」
  「然后还真的是巧了,没过几天,就真的认识了一个人,很快就跟他关系出的火热,那会我年轻又大胆,跟那个男人的关系进展很快。」

  「也就是说,你身上的伤都是那个男人弄的?」林冰问道,她看着玫瑰身上的各种乳环疤痕什么的,心里还是有点怕,怕老徐也对她这样。

  「也还不是……」玫瑰顿了顿。

  随后继续说道:「这个事情是这样的,我跟他吃了几次饭之后,他就跟我表白了,但是出于各种原因,我没有立即答应,原本想着钓钓他的胃口。可是没有想到……」

  玫瑰神色一暗,似乎回想起来了什么东西,玫瑰声音也变得没有那么热烈了。
  「隔天,就有一个看着很厉害的女人找到了店里,据店里的老板说,这个女人是某个大哥的女儿。而追我的那个男人就是她的未婚夫。」

  「这样的女人当然不能容忍我的存在,在一个晚上,我被她绑架了。关在了一个房间里,开始了长达好几年的调教。她也就是我的上一个主人。」

  「原来是仇人,怪不得这么恨心。」林冰若有所悟的说道。心里也放心了不少,这么说来,她自己应该不会像玫瑰这么惨才对。

  「刚开始,我被折磨的很惨,每天都处于极度难受的境地。她改造了我的身体,让我变得淫荡。那真的是非人般的生活。而让我被抓起来的那个男人,却过的飞黄腾达,大鱼大肉的生活。」

  「就这么过了三年。那个男人突然惹了不该惹的人,不仅害了自己,同时也害了老大一家人,这些人突然的就消失了,似乎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做掉了。而我也重新获得了自由,可是我身体被调教后的惯性,却留了下来。」

  玫瑰说着,苦笑了一下。

  「比如说!」老徐听的起劲,连忙催促道。

  「比如说,见到男人的那个东西,会很像吃,会下意识的流口水,可当真的男人插我的时候,我宽阔的下面缺又没有什么爽快的感觉。不要说男人的,就是黑人的那种大东西,也没有太多的快感!」玫瑰说话间,神色上有些悲伤。
  「啊!这么可怕啊。」林冰捂着嘴惊讶的说道,关于黑人她听说过,听说学校里面有个学姐就是有个外国黑人男朋友,好像说每一次都跟破处一样痛苦。
  「那你高潮的时候,求我又是怎么回事?」老徐追问着。

  「这个,那时候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,挂在空中,下体不断被电动的玩具玩弄着,而且不断给我喂食一些药物。可最可怕的是,每当一段时间之后,电动玩具里面的电就会消失,让你在那种时刻突然停下来。每一次都要我苦苦哀求,极度下贱的哀求之后。她才肯让我自己动,经过一年多之后,我心里上已经丧失了自己高潮的能力。」

  一个三十岁的如狼似虎的女人,居然被这样的控制过一年多,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。

  老徐和林冰听了暗暗咋舌,换位思考之后,想想,那个女人还真的是残忍异常啊。

  听了玫瑰的故事,老徐心里升起了一股怜香惜玉的感情来,诚然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,至少是这样一个姿色还不错的女人,老徐是有点心疼的。

  「那后来呢。」老徐慢慢说道。

  「后来,我就又出现在了街头,因为他们一家都消失了,而且我活着出现,街头的几个老大都不想惹我,怕我有上面背景。也都给我几个面子,我也不贪图什么东西。只是开了个店,做点小生意。」

  「刚刚那些事情,都是游戏里的内容,你别往心里去。」玫瑰笑了笑,拍拍林冰的肩膀说道。

  「咦!」林冰扫视一眼,居然发现老徐的家伙又焕发了活力。不由的惊叹出声。

  而林冰这一声,也吸引了玫瑰的目光,一时间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微妙了起来。

  「不然,咱们再来?」老徐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  林冰和玫瑰对视一眼,极具默契的同说道:「好的,主人。」

  说完,这两具不着寸缕的肉体,就朝着老徐的大腿中间爬了过去。

  「喔,爽。舒服!」老徐看着胯下同时蠕动的两个脑袋,下身的爽快跟心里的爽快同时作用着。

  「玫瑰,我想试试你的下面。」老徐刚刚听玫瑰那么一说,还真的想试试看,哪怕索然无味呢。

  「啊?主人,您确定要试试看吗?」玫瑰有点不理解,在她的认识里,自己已经是个极度下贱的女人,甚至都不能被称之为女人了,可是眼前的男人居然想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女人。

  这让她有些惊讶。

  「主人,我这下面,上面驴马都进去过,您还是算了吧。免得……」玫瑰没说完,可是就玫瑰的表情来说,的确是有点担心老徐,害怕老徐因此而失去性趣。
  「没事,来吧。」老徐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  玫瑰小心翼翼的站起来,对准老徐挺立的钢枪坐了上去。

  毫无阻力的进入,老徐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,他也是头一次进去这种东西里面。

  感觉只有一面能触到肉壁,但是这种感觉居然是前所未有的新奇。

  「要是不舒服,还是让我用嘴吧。」玫瑰担心的说道。

  老徐完全不理会玫瑰的话,反而好奇的开始抽插了起来。

  老徐的这柄钢枪,虽然说大小上比起黑人的要差一些,可是在硬度上却要比黑人的高出不少,钢枪直挺挺的进去,枪头在玫瑰的G点疯狂的来回摩擦着。
  而这样的刺激,对于玫瑰来说,居然是全新的一整体验,以前在被调教的时候,玫瑰总是被巨大的整根进入,而从来没有这样激烈的被刺激过。

  老徐挺动了没几下,玫瑰居然感到了难以有过的快乐。

  「喔哇!我的天,好舒服!真刺激!」玫瑰惊呼道。

  「啪啪啪!」

  老徐的腹部撞击着,这种声音让林冰也动了情,林冰的小手已经不知不觉的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。

  老徐似乎找到了一种全新的玩法,枪头上最敏感的软肉在玫瑰的密道中最褶皱的地方正面的冲击着。那种激烈的刺激感受,让老徐非常的爽。

  那种爽快老徐从没有过。

  玫瑰被这种强度非常大的刺激也弄的直不起身体,双手撑着地面,从体态上看,动作已经十分勉强,下身的快感实在是太激烈。

  「主人!好爽!主人好棒!玫瑰要喷了!不行了!」

  「啊!啊啊!」

  玫瑰一阵急促的呻吟,身上力气仿似在一个瞬间被抽空了一般,上肢如同瘫痪了一般,而两条腿也软趴趴的放着。只有两腿中间的那点地方在激烈的摇摆着。
  像是被高压电电击了一样,玫瑰整个人都开始抽搐了起来。

  而老徐也即将要达到至高点,则是更加迅速的冲锋起来,每一下都要刺穿玫瑰的身体一般,每一枪都好像是在捅向生死仇敌。

  「啊!嗯嗯额!」老徐一阵低吟,终于再一次的喷发了,这一次老徐这个年过三十的中年人,再也没有多少存货,只射出一点点特别稀的液体来。

  而玫瑰,则是在地上不规则的抽搐着,下身还挂着点点液体,也没有刚刚那种失禁的壮观场面,可是看从玫瑰的表情能看出来,这一次的高潮,比起刚刚来说,更加的高。

  老徐招呼林冰过来,帮自己舔弄干净,林冰虽然自己正摸的起劲,可还是乖乖的趴到老徐跟前,帮老徐把那个再也没有精力的钢枪舔弄了干净。

  短短半天,释放了三次的老徐,虽然此刻又林冰的小舌头在帮忙舔弄,可是已经没有了感觉,单纯的只是心里上的舒服而已。

  「她真的不要紧吗?」林冰看着抽搐不停的玫瑰,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  「不打紧,这就是高潮到极致的样子,就算休克了,也是爽过去的,哈哈。」老徐大笑着,不以为意,因为老徐是见过这样的情况的。那会还是刚刚结婚的时候……正当林冰担心的时候,玫瑰从抽搐中恢复了过来。

  径直的走到老徐面前,非常严肃的跪下。很庄重的轻吻了老徐的脚面。
  「玫瑰感谢主人,是主人让玫瑰真正体会到了女人的幸福。」随后玫瑰的额头紧紧的贴在了老徐的脚下,示意着彻底的臣服。

  老徐还有点惊讶,不过表面上还是冷静淡定,把玫瑰从脚下扶起,勾住了玫瑰的脖子,把玫瑰的头勾到自己的脸前。

  然后朝着玫瑰的额头亲了一下。

  这一下,让玫瑰愣在了当场,玫瑰有些手足无措,倘若老徐此时狠狠的给了玫瑰一鞭子,玫瑰知道应该如何回应,知道这么才能让老徐更加过瘾。

  倘若老徐照着玫瑰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,玫瑰也知道应该把另一半脸伸过去,才能让老徐再来一下。

  又或者说老徐朝着玫瑰吐了一脸的口水,玫瑰一定会把那些口水全部吃下去,并且还会告诉老徐,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味道。

  可是玫瑰这么也没有想到,老徐会亲了自己一下。

  看着玫瑰呆呆的样子,老徐嘴角坏笑了一下,随即又扶起了玫瑰的下巴,朝着玫瑰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  「天!」

  玫瑰的心里炸裂了,她已经多久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了,她在自己的世界里,早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牲畜,一个只有淫欲和性欲的母狗。

  而母狗值得被人亲吻吗?答案是否定的,可现实告诉她,她不但被眼前的男人亲了一下。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以她主人的身份。

  玫瑰一脸呆滞的用手指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对刚刚发生的那一切还不敢相信。

  两行热泪从玫瑰的眼眶中间滑落,「这这,就是爱吗?」

  玫瑰自言自语道,可刚刚说完,玫瑰脸上的表情就有点凝固住了,「不可能,一个男人这么会喜欢这样下贱的母狗还要亲她呢?我一定是产生幻觉了。」玫瑰难以置信的摇摇头。

  可是摇头之后,玫瑰还是看到老徐亲切的在自己眼前笑着,而且那表情跟刚刚的一模一样。同时也证明了刚刚被亲吻的动作,不是自己做梦,而是真的。
  玫瑰激动的哽咽起来。

  老徐则是亲昵的在玫瑰头上摩挲着。而玫瑰就像是一个宠物一样,紧贴在老徐的大腿上,用脸轻轻的蹭着老徐。

  一时间场面甚是温情。

  「行了,行了,让我去上个厕所。」老徐拍拍玫瑰的头,示意自己要起来。
  可是玫瑰抬起头,一脸坚定的看着老徐,「主人,交给我吧!」

  说完,玫瑰张嘴含住了老徐的小兄弟,眼睛眨了眨,示意老徐大胆的释放。
  老徐当然也不犹豫,一瞬间就水力全开。

  「唰!」

  一分钟后,老徐收枪。

  整个过程中间居然没有洒出一滴来。

  「以后,玫瑰就是主人的夜壶。」玫瑰咽下最后一口,脸上的表情甚至于有些幸福。

  「好了,一起去洗洗吧。」老徐看着有些凌乱的玫瑰说道。

  在浴室里,三个人又是一番激情,可是任凭两张小嘴怎么蠕动,老徐说什么也不肯在提枪上马,最后只能是林冰跟玫瑰用了假阳具相互满足了一番。

  尤其是二人以母女相称,更是看到的老徐直呼过瘾。

 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一天很快就结束了。

  想起来这一天的荒唐,林冰有点难以相信,可是身体的那些还未散去的痛,表明了这一天以来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假的。

  老徐挥挥手跟玫瑰告别,意味着这一天算是彻底结束了。

  玫瑰在火车站送别老徐的时候,眼眶中间再次热泪闪动。

  ……

  回去的时候,林冰跟老徐依旧是分开坐的车。

  老徐给林冰发了一条短信,「这一次出来,不过是一场刺激的游戏,之后我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吧。彼此都不要打扰彼此的生活。」

  不多时,林冰回了一条过来。

  「好的,主人。」

  老徐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内容,不由摇摇头,又摸了摸酸痛的腰,只能暗自苦笑。

  回单位报道,回家休息,洗漱完的老徐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而同样躺在床上的翠萍,看着已经熟睡的老徐,心里却不是滋味。想着老徐为家里付出的这些,一想老徐出差工作来回奔波这么辛苦,默默的叹了一口气。
  翠萍的手轻轻的老徐身上拍打着,好像哄着一个孩子一样。

  而翠萍不知道的是,在这个深夜时刻,还有四个女人都在想着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。这个极具魅力的男人。

  师大宿舍。

  林冰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,换上宽松的睡衣躺在床上,眼睛一闭,脑子里面就全是跟了老徐光着身子的画面。虽然身上还有些痛的地方,可是性爱的魔力让林冰由不得去想那些事情。

  而身体里面的那股子淫欲也缓缓的再次被调动了起来,尤其是老徐的那柄钢枪,让久旱了的林冰完美的体会了什么是高潮,想到玫瑰最后被老徐弄到极致的样子。林冰的下身再次流出了一些液体,林冰俏脸微红,在宿舍同学聊天的声音中,把手悄悄的伸进了两腿中间。

  ……

  牡丹市火车站。

  玫瑰穿着一件连衣长裙,胳膊上挎着一个小包,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广场上。
  手伸进包里按了一下,藏在玫瑰身体里的两个跳蛋开始激烈的跳动了起来。
  「嗡嗡嗡嗡嗡!」

  玫瑰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弄的有些站不稳,加上周围人是那么的多,不断又奇异的目光在玫瑰身上停留。生理心理的双层快感,很快就让玫瑰下身开始泛滥。
  若是有人近距离的到玫瑰跟前,就一定能听见玫瑰的喃喃低语。

  「主人,我好想你,好想要你,好想吃主人的……」

  「啊!啊!嗯!」

  玫瑰竭力的克制自己的声音,终于蹲在了地上,享受着高潮的感觉。

  而一股清泉顺着玫瑰的大腿流了出来,都打湿了玫瑰的黑色丝袜,玫瑰的淫水多的吓人,一些来不及流在丝袜上的液体,直接滴在了地上。

  玫瑰走后不多时,一条流浪狗走了过来,欢快的伸出毛茸茸的舌头开始舔起地板来。

  ……

  乐天公寓。

  苏荣洗的白白净净的一个人躺在床上,嘟囔这。

  「这会徐大哥应该已经回家了吧,或许正在跟他的妻子做爱,也有可能跟他的妻子一起洗澡,真是让人羡慕啊。」

  「这样的女人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大好事呢?」

  「她万一知道我了应该怎么办,我可是第三者。但是徐大哥真的对我很好,我也很喜欢他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苏荣

  乱七八糟的想着,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「徐大哥既然喜欢从后面弄我,那我就应该好好准备,下次争取给徐大哥一个惊喜!」想到这里,苏荣起身找出一个肛塞,轻轻的塞进了自己的菊花当中。
  那种奇异的感觉虽然她早有准备,可还是有些难受。

  「这样,下次徐大哥就会更舒服了。嘻嘻。」

  苏荣就这样想着老徐,缓缓的进入了梦乡。

  ……

  时间到了后半夜,一个躺在大床上的女人突然开始左右扑打着手臂,双眼紧闭不断呼喊着:「别过来,别过来。」

  看样子是做了上面噩梦,随着她手臂的摆动,一块薄被子被扫到了床下。
  从女人的身材来看,纤细修长的双腿,配合上饱满圆润的乳房,正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女人模样,可是从她保守宽大的内裤来看,她一定是个单身。

  工字背心似乎有些收敛不住那对挺拔的乳房,两个乳头清晰可见。

  「别过来,救命!啊!」

  随着一声惊呼,这个女人从噩梦中惊醒。

  闭眼深呼吸调整之后,女人看着对面墙壁上的钟,时间已经是三点半。
  「若是一般的女人,这会都应该跟自己的男人幸福的亲热完,暖乎乎的睡在男人怀里了。」

  凌晨三点的鹿城还是有点冷,女人紧紧的环抱住自己,似乎这样能增添一点温度。

  乱想了一通,女人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男人的样子,想到他,女人脸上难过的表情也变的柔和了些许,想到他的笑容。

  女人伸手也朝着自己的身体上抚摸了过去,着具成熟的躯体,是多么渴望有一双雄性的大手的抚摸啊。

  一条内裤从极长的大腿上徐徐滑落,随着两只手的来回游走,那条夜色下的性感酮体,也开始像条鳗鱼一样在床上游动了起来。

  脸上的表情变得迷离,嘴里不断低低的呢喃着。

  「老徐,要我,要我……」

  这个女人正是韩佳丽!

  ……

  老徐第二天又醒了个大早,后腰依然有点酸痛,看着镜子里三天不刮就会乱糟糟的胡子,老徐一阵苦笑,「已经不年轻了啊!」

  正打算洗脸,老徐突然被身后的翠萍抱住。

  「老公,你想吃点什么,我给你去做早餐。」翠萍温柔的说着,从声音里能听出来,给老徐做早餐仿佛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。

  「我想吃,我想吃你的奶!」老徐突然袭击了翠萍的胸部,随后一阵打闹。
  时间又平淡的过了几天,老徐依然是隔三差五的去陪苏荣吃个饭,顺便享受享受苏荣的年轻肉体。直到师大开学,苏荣才重新搬回到宿舍里去。

  「喂,徐大哥。林冰,就是上次你打过的那个女生,突然说要请我吃饭,还说让我带着你去,说要当面给你道歉。」苏荣不知道里面的花花绕,只好给老徐打电话。

  「啊?这个嘛!」老徐心里有点惊讶,暗道:难道这个骚妮子真的食髓入味?还是说借机要挟。

  「行,那就约个时间见见吧。」老徐自然不怕林冰弄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  三人见面的事情也算是说定了。

  西餐厅的饭桌上,老徐和苏荣坐在一边,林冰做在另一边。

  林冰一直说着非常客气的话,弄的苏荣还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当时是老徐打的人,而老徐也不知道苏荣卖的关子,也就很冷静的在那听。

  林冰正说着,老徐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裤裆被上面东西摩擦着,低头一看,发现正是林冰在用高跟鞋轻轻的来回蹭着。

  老徐抬头看着一本正经的林冰,转头看着毫无察觉的苏荣,心里起了一股异样的刺激。

  本来想着阻止林冰动作的老徐,也打消了念头。

  「哎呀,说的我口干舌燥的。」林冰话锋一转,拿起了饮料,舌头在吸管上来回打转,仿佛是在挑弄着爱人的身体。

  老徐自然看的清楚明白,下身也更加坚硬了些。

  「哎呀,勺子掉了。」林冰顺势低头去找,因为今天还有苏荣,林冰上面穿的很保守。

  林冰刚刚从桌面上一消失,老徐就感觉到有个软软的东西在自己裤裆的坚硬出撩动了几下。结合刚刚林冰舔弄吸管的样子,老徐断定看到是林冰在舔。
  而桌布下面的林冰,正是在对着老徐的裤裆处流口水。

  而且就在着短暂的时间里,林冰内裤已经湿透了。

  很快,林冰就回到了桌面上,可是看着林冰诡异的笑,老徐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  果然,老徐发现,自己的大腿上,居然搭着一条性感的小内裤。摸着还有点湿漉漉的,难道是刚刚林冰脱下来的?

  老徐被林冰这种骚浪的行为激发了淫欲。马上贴到苏荣耳边,小声的说了几句。

  说完,苏荣的脸蛋立马就红,随后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  「林冰,你先吃,我去个洗手间。」苏荣小声的说了一句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老徐诡异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,也跟苏荣一起离开了。

  二人走过拐角,来到了洗手间门口。

  「徐大哥,真的现在就要做那个吗?」苏荣对于老徐的要求,还是觉得难为情。

  「嗯,我想你想的厉害!」老徐坚定了看着苏荣,认真的点点头。

  「那好吧……」苏荣十分艰难的答应了。

  「嘿,真乖,我先进去给你看看人。」老徐说完拍拍苏荣的脑袋,非常宠溺。
  这个点餐馆人并不多,而且这本来就是环境上乘食物一般的餐馆,男洗手间里空无一人,老徐在里面朝着苏荣招招手。

  苏荣脸都红透了,吵后看了几眼,发现没有人注意,跺了跺脚,也跟着老徐进去了。

  狭小的隔间里,苏荣被老徐挤在角落,老徐的嘴巴已经吻了上来,苏荣无处躲避。那种雄性气息很快布满了苏荣的呼吸,苏荣的神情也开始迷乱了起来。
  「快点来吧,外面林冰还等着呢。」苏荣不忘外面还有个人,有点着急的说道。

  「嘿嘿,怕是你等不及被你的大哥哥操了吧?」老徐说着,两只手也在苏荣身上上上下下的来回抚摸。苏荣穿的裙子已经被弄的凌乱不堪,胸衣也被拉下来了半截,一个乳房暴露在空气里,狭窄的厕所隔间里,充斥着淫靡的气氛。
  「来,先好好含含。」老徐掰住苏荣的脑袋,直接按在了自己胯下,本来钢枪已经挺立,可是老徐喜欢用嘴巴这个感觉。

  尤其是喜欢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的这种感觉,看着苏荣张着小嘴,极力的吞吐着,老徐心里一阵快意。

  「咳咳!」

  老徐有点用力,弄的苏荣猛烈的咳嗽了几声。

  「徐大哥,快要我吧。荣儿下面好湿!」苏荣被老徐这么挑逗,当然也想被老徐狠狠插入。解解痒。

  老徐从口袋中翻出一个避孕套,递给苏荣,「来,给你的小老公穿上雨衣。」
  之前几次跟苏荣都是毫无庇护的操作,老徐已经有点担心了,以后要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,老徐还是不想伤害苏荣的身体。

  毕竟相处的时间还长,人跟人之间也有感情。

  避孕套里面的润滑油,让老徐的钢枪顺利入洞,由于空间狭小,老徐只能从后面入洞,苏荣两只手抵在墙上,嘴巴紧紧咬住,不想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可是老徐又这么能让苏荣如愿呢?

  苏荣越是羞涩,老徐就越是加快节奏跟速度,也不在意苏荣到底受得了受不了。

  由于老徐的力量非常大,苏荣的脑袋都有时会被顶在墙上,撞的直响。
  好在没有别人,要是有人听见,那苏荣恐怕要羞到地下去了。

  可是事情总有凑巧,厕所里进来一个后厨的帮工。

  那个帮工哼着歌,解开裤子开始撒尿,突然间,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,哼歌的声音立马停止。仔细的竖起了两个耳朵,打算从声音中分辨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老徐跟苏荣也都绷紧了神经,老徐的钢枪还在里面插着,动作却停了下来,苏荣是又激动又害怕。那种被人发现的刺激,让苏荣下面止不住的流水。

  过了一分钟,那个帮工再没有发现上面异动,继续哼着歌离开。

  这时苏荣才放下一口气。

  「徐大哥,啊。这个玩法太刺激了,嗯。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,唔!人家可丢人死了!哦!」

  苏荣一边说着,一边又控制不住被老徐操的乱叫。

  老徐默默不说话,只是发狠用力的挺动着下身,这个后入的姿势,本来就让非常敏感的苏荣更加敏感,每一次的抽插都能换回来苏荣的一声呻吟。

  「徐大哥,快点,快点!」

  「不行了,不行了!真的要不行了!」

  「徐大哥,徐大哥,好大哥!快点,用力点!再插进去一点,再往里面一些。」
  「好爽啊,要来了!」

  「啊……」

  苏荣克制不住自己的快感,还是大声的呻吟了出来,同时身子一软,下身更是水流不止。

  老徐距离射还是差一点,紧抱住苏荣软了的身子,抓在苏荣的小腹上,发动了最后的冲刺。

  「嗯嗯嗯……」

  老徐也随着阵阵低吼,把子孙都发射到了套子里。

  一股两股三股……阵阵滚烫的精液哪怕隔着套子,也弄的苏荣舒爽异常。
  看着被操弄的娇羞失色的苏荣,老徐心理和生理得到了双重的满足,低声的说了几句情话,老徐先出去看人,留苏荣在厕所的隔间中间整理。

  看着外面没有人之后,老徐给苏荣说了一声,苏荣一溜烟从男厕进去到了女厕,而老徐则是带着装满白浆的避孕套回到了座位上。

  「去了这么久,难道是去厕所偷偷的来了一发?」林冰打趣的说道,见着苏荣不在,眼神中间充满了魅惑,那只性感的高跟鞋又一次的伸到了老徐的裤裆中间。

  老徐发射不久,自然还是软软的。

  「嘿嘿,给你吃个好东西。」老徐嘿嘿一笑,伸手把那个装满了白浆的套子递给了苏荣。

  「这是……」苏荣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。

  「好啊,你居然让我吃这个……」林冰一时间是又羞又气,脸色变了好几下。
  「不听主人的话?」老徐板起脸严肃的说道。

  林冰一听见主人两个字,身子一抽,浑身都有些软了。看着眼前套子里面的白浆,林冰脑海里都是跟老徐做爱的画面,一瞬间,林冰就觉得自己湿了。
  默默的从老徐手里接过套子,把那一股浓浓的白浆倒在了自己的咖啡里。
  白浆在黑色的咖啡上,显得异常显眼。

  林冰无奈,只能拿起咖啡勺努力搅拌,想让那咖啡看起来不是那么奇怪。
  苏荣此时也回到了座位上,脸还是红红的,毕竟在这种地方做爱,苏荣还是第一次,这对于苏荣来说,无疑是太过于刺激,这种激烈的刺激,让苏荣都没有发现林冰此时的异常。

  两个女人心里都有鬼,各自看向别处,不敢对视。

  看着林冰拿起咖啡,一口口的喝下去,老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  「这个咖啡怎么样?好不好喝?」老徐故意问道。

  「嗯,嗯。还行……」林冰语无伦次的回道。

  「要不再加点白糖?」老徐故意把白字说的很重,眼神里面挑逗之色很重。
  林冰默默不说话,安静的喝着咖啡。

  「荣荣,这咖啡不错,你尝尝?」林冰突然大胆的说了一句,眼神之中有挑衅之色,看向老徐。

  「啊?哦!」苏荣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林冰叫她喝咖啡,她怕林冰看出来她有问题,没有丝毫察觉的接过咖啡,张嘴就喝了下去。

  「味道怎么样?」林冰得意的笑着问道。

  「哦,还行。」苏荣简单的回道。

  老徐有些无奈的看着林冰,虽然林冰听话起来很听话,可是还有一点调皮的味道。看着这两个女孩,老徐心里很是满足。

  毕竟他这样非富即贵的中年男人,能同时让两个女大学生臣服,这说出去怎么也是一般人达不到的。

  现在唯一的小瑕疵就是苏荣还不知道林冰的存在,要是有一天,能来一场三人的好戏,啧啧。

  老徐想想都觉得美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