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一个男人的伪高潮】(番外篇)【作者:东楼大爷】
【一个男人的伪高潮】(番外篇)【作者:东楼大爷】
字数:116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番外 落红不是无情物 此时无声胜有声

  看到各位英雄才子的精彩评论,很是激动,对于很多朋友提到的结尾太匆匆,我只能感叹: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到了结局的时候,因为工作上有一件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,另外还打算再写一本玄幻题材的,就确实有些赶,急着写完了,我就能挺着一根大屌,再战四方了。但是,看到大家评论以后,才发现还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交代,就只好再加一篇。谢谢大家的鼓励与喜欢,我不胜感激,起码说明,我这段时间的功夫没有白费。

  我推开家门以后,就怔在了门口,客厅里面两张花朵一样的脸庞正看着我,一张如出水芙蓉,清丽脱俗,却是爱我胜过爱名牌的妻子;一张似六月的牡丹,一双看透人性,自带风情的双眼里面交织着无比复杂的感情的看着我,并向我微微摇了一下头,正是和我在王玲家的大床上春风一度的我那傲娇的岳母。我自然知道岳母冲我摇头的意思,我也向她点了下头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妻子向我走来,眼泪珍珠一样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,我急忙也向她走去,在客厅台阶那里,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。妻子的脸上湿湿的,贴在我的脸上,她抽噎着,泪水顺着我的脸钻进衣领,滴进我的心里。老天知道,我都做了什么,妻子被强奸那天晚上,我和李良正在凤贝路的石上流小区里面找小姐。也许我抱着吴倩,在她的身体上驰骋的时候,妻子也正被那个现在还不知道是谁的男人,压在身体下面。我热血上涌,把一股股浓精射进吴倩的小穴里面,并且还和她歪解诗词调笑的时候,也许那个男人也正在抓着妻子欺雪赛霜的饱满,不断的用他那应该被砍掉一百次的肮脏的双手拼命的揉搓。我的手用力的握在一起,那个男人,我必须抓住,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
 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妻子和岳母,岳母不无担心的说:「你想要报案?要知道报了案的话,花被强奸的事情就纸里包不住火,被身边的和单位里面的人知道,虽然现在大家都没那么封建了,但嚼舌根的肯定会有,人言可畏啊,这对花会造成很大冲击,我不赞成。」

  「妈,我没事的。只要程也心里没有疙瘩,其他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,我又不和他们生活。」花没等我开口,就说:「更何况,要是不把他抓住,说不定还会有别的女孩也会遭遇不测。」

  「傻瓜,我心里怎么会有疙瘩呢?就知道胡思乱想,那又不是你自愿的。」我抚摸着花的头说:「要抓住那个人也不一定非要报案,我们市几十万常住人口,每天几万的流动人口,河堤边上又没有监控,就算是报了案,也无异于大海捞针,我来想办法吧,你们就不用管了。」

  岳母叹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说:「好吧,不过你也不要勉强,能抓住就抓,是在没有办法,还有老天呢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又有谁能逃得过呢?」说完,岳母瞅了我一眼,神色有些黯然,我知道她是想到了我和她的事,她应该现在也不知道我们之间要如何收场了吧?更何况里面还夹着一个宣扬不受世俗道德束缚,放飞自我的王玲。王玲说,岳母和岳父也已经五六年没有同床了,从岳母被我稍一拨弄就水流成河来看,她的身体也许也如王玲的一样,像是遭受了久旱的花朵,随便撒一点甘霖,就会清醒过来。

  「你还没有吃饭吧?我去做饭。」花扯了一张纸巾,抹了眼泪站起来说。
  「我去做吧,岳母来了,让我在她面前表现一下。」我把花按着坐在岳母旁边说:「你和妈再说说话。」我知道,虽然话说开了,花不再担心我对她被强奸的态度,但她自己心里还会有疙瘩,毕竟,就算是被狗咬一口,都会有伤疤的,这就需要时间和我们体贴入微的关心来抹平了,这一点,岳母肯定也清楚,毕竟知女莫若母。

  送走岳母以后,我把花紧紧的抱在怀里,替她脱掉衣服,卧室床头的两朵莲花造型的壁灯发出粉红的光来,在那灯光下,花闭着眼睛,长长的眼睫毛像把小扇子一样,薄薄的眼皮下面,眼珠不停地滚动,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,本来女子敞开身心迎接心爱的人儿是件幸福的事,可花的眼角却有晶莹的泪珠滑落。我心疼的伸出手指,刮去她脸上的泪痕,向她饱满光洁的额头亲去,花的味道还是那么的清香淡雅。亲过花的眼,还有花小巧挺直的鼻梁,我又亲向她的苍白的脸庞,我要亲遍花身体上每一个地方,用我的吻来告诉她,她还是我那冰清玉洁的女神,让她不安的心平静下来。

  花的身体是美,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,花就是我眼里的西施,不,她比西施还要美。灯光下玉一样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她已经做好了让我进来的准备,我温柔的趴下,双肘撑着身体,小弟弟在花的小妹妹门口,蹭上从里面流出来的蜜汁,缓缓的插了进去。我把脸紧紧的贴在花吹弹可破的脸颊上,轻轻在她耳边说:「老婆,我爱你……」花眼里的泪水又流了出了,我用舌头舔干净,在她的耳边说着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甜言蜜语,花紧紧的抱住了我,也和我说着她的幸福。
  虽然花的小妹妹没有许秋那种极品的吮吸的力量,也似乎要比张倩的松一些,但在那一刻,我却觉得这是我最美妙的一次性生活,那一刻,我和花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……第二天,我早早起床,花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早饭,我准备在我后半生的岁月里把她当公主一样对待,她的开心就是我的幸福,无论发生什么事。当然侵犯她的,无论是谁,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,不会权衡得失,是不惜一切代价。

  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方案,用引蛇出洞的方法。去年新闻报道过的银川特大强奸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,他一次得手以后,就再也停不下来了,有时候罪犯的心理是一样的,假如我是强奸花的人,在成功强奸以后,我肯定心里非常担心被人发现,或者花报警,警察找到我,在一段时间的提心吊胆后,我见一丝动静也没有,那我就放心了,不再担惊受怕以后,我又回味起来强奸时候的种种妙处,那么我的心里就会蠢蠢欲动,要不在来一次?这种想法会越来越强烈,我就会想着怎样去实施?以前的河堤边上似乎已经不安全了,要不要换一个地方呢?我就会到各个地方去转悠,公园的角落、僻静的街道、甚至是火车站里,但是我会发现,只有河堤边是理想的地方,因为那里经常不但既隐蔽,没有监控,而且是美女最多的地方。我还会想,要不要再在河堤边上再来一次呢?既然上次强奸的那个女的没有报案,那就有可能她也怕被强奸的事宣扬出去不好。而且他应该有一种「投石子」的心态,如果一个人往湖里面扔了一块石子,但湖水连一丝涟漪都没有起,那么他就算是知道投石子不对,也会想着再扔一颗石子看看。

  主要的是让谁去做这个引狼出洞的人,我的脑海里有两个人选,一个是许秋,一个是王玲,但王玲年纪偏大,就算是她同意,那个强奸犯如果稍微有点骄傲,就不会下手,除非是身边实在没有美女,你见谁都强奸了还去强奸一个老太太?如果老太太淫水早就水源干涸了,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吗?许秋呢?虽然曾经做过KTV小姐,但她实际也没有接触过几个男人,而且丫头的心高的很,只怕也很难让她同意去帮这个会有生命危险的忙。

  到了公司,办公室的文员已经把我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,坐在三米宽的实木办公桌后面,看着装修豪华的办公室,我不由暗暗感叹,许秋的眼光确实不错。我和许秋的办公室里面的装修风格和大部分家具都是许秋拍板的,那个时候,我还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我的这个办公室还有一半是杨晓华的呢。

  我给许秋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过来。许秋的办公室在我办公室旁边,她负责的具体事务多一些,所以和她一起办公的还有两个相当于秘书的文员。

  许秋过来,脸上洋溢着笑容,兴奋的对我说:「程总,元旦前我们就可以发货了,前期网络上的宣传我们几个做电子商务的员工已经开始投放了,在网易、腾讯、新浪、优酷、UC、今日头条等网络平台,我们的」喜多芬「广告已经可以看到了。补气养血调气色,气血好,女人才美丽,喜多芬补足女人气血,通经活络,益气养血,皮肤光彩气色好。怎么样,有吸引力吧?程总,要不要给夫人买一盒试试呢?」

  我笑了笑,叫许秋和我一起坐到沙发上,对她说:「现在刚开始,网络上不惜代价的宣传是必须的,你就辛苦点吧。许秋,我家里出了点事,想听听你的看法。」

  许秋见我说的严肃,也收起了笑脸,有些紧张的问我:「是不是和杨姐还有我有关系?」说完,她那俊俏的脸就红了起来,就连镶着耳钻的精致的耳朵都通红。我心里暗笑,想不到行事那么泼辣胆大的许大美女也会脸红,看来她已经慢慢的把自己调整过来了。

  和武迪签合同前,我请许秋去喝咖啡,在咖啡店里温馨的气氛下,她当着我的面哭了出来,其实武迪一直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座山,从感情上讲,武迪也算是第一个真正对她好的男人,不只是供她读书,还给了她很多温馨又甜蜜的回忆,这也是她毕业后没有离开武迪的原因。但是后来,哪怕她的身体能带给男人那么美妙的快感,武迪也不再碰她,甚至每天都要她「泡药材」,我那天在武迪家里只见到一枚枣,其实还有其他的天材地宝,武迪也往她的小妹妹里面塞,比如鹿茸、人参、甚至是冬虫夏草,也用橡皮筋扎起来,让她性用具刺激自己或者和杨晓华两个女人互相刺激,以产生大量的淫水来浸泡那些药材,甚至给她吃过苍蝇粉。说到这里,许秋一把拉过我的手,放到她的胸口,苦笑着说:「程总,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,你摸一摸,每天早晨醒来,我都会摸着自己的心跳对自己说,他是爱我的,但我也知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,他为了自己的目的,连自己一起创业的妻子都能舍得让别的男人去碰,何况是我呢。所以这次程总你还让我和你一起做」喜多芬「,我非常感激,也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。」需求说完,抬起头看着咖啡厅的屋顶,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。现在的她谈起那天和我以及杨晓华一起啪啪啪的时候,脸都红了,这要是在以前,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。
  「和你们没关系,别瞎想,就算是和你有关系,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。」我笑着看着许秋,她从我把武迪的股份全转过来以后,每天上班的时候都穿职业套装。淡蓝色的衬衣,V字领口下露出她原本就颀长柔美的脖颈,修身的黑色西装穿在她一米六八的身上,越发显出她那蜂腰翘臀,双腿挺直修长的好身材,再加上她那鹅蛋儿似的光洁的脸庞,一双秋水盈盈,似无情却又多情的双眸,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恐怕都很难把持得住,更何况她还有那妙趣横生的美妙地方。想到这些,我的心不禁又动了起来,但很快的又收回心思。

  许秋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气呼呼的说:「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人。」我坐的本就离她不远,她这一生气,呼出的气息便喷到我跟前,一股兰花般的香味就冲进我的鼻孔,我的心就又活了。

  我急忙把瞄向她领口和腰上的目光收回来,对她说了花的遭遇和我的想法,不过没有正面和她说希望她做诱饵的事,然后看着她吃惊和后怕的表情。

  「幸亏花没有反抗,不然也许后果更可怕。」许秋盯着我的眼睛问:「你告诉我这些,是什么意思呢?不会想把你妻子的不幸也共享吧?」

  我站起来说:「花受了这么大委屈,我要是不把那个人抓到,给花一个交代,我还是男人么?但人海茫茫,我总不能拿着那条内裤满大街的去找人验DNA吧?我想来想去就只有引狼出洞这个办法了。」

  「我明白了,你现在是缺一个诱饵对吧?你想把这项为民除害的义举交给我去做?」

  「许秋,我认识的有胆有识的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只有你一个。」我有些惭愧,说:「但我也知道这是一件既危险又脏的事,你不愿意我再想别的办法。」
  「为民除害的义举,我为什么不愿意?程总你也太小看人了。但是如果真的抓到他,他顶多也就判个强奸未遂,要想真正的为民除害,还要我牺牲自己的色相,让他真的把我给强奸了,这样才能多关几年。」许秋的脸色又恢复到我初见她时候的冰冷,淡淡的说。

  我的心忽然一疼,觉得对不起许秋,但欠妻子的债我一定要讨回来,眼下,似乎许秋是唯一能帮上忙的。

  「许秋,我也知道我很自私,我也没有权力要求你这么做,你要是不愿意别勉强自己。」我走过去,想抱住她,许秋却如避蛇蝎一样的躲了开去。

  「程总,真的没有勉强,我是一万个心甘情愿,能替程总您解忧,是我的荣幸,说吧,从什么时候开始?」

  「好吧,许秋,我答应,如果真的抓住了那个强奸犯,我转让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你,我们两一人一半。但是,你必须得答应我,不能真的让他给……给强奸了。我会在你身上放上窃听器和给你配备电警棍,而且,一有风吹草动,我保证第一时间赶到。」

  我收齐从网上买的东西以后,就开始叫上李良,和许秋开始实施计划。李良那家伙本就不是个省事的主,一听说花被欺负了,张嘴就骂,忙不迭的要不要再带上一条大狼狗,他老家养着一条半人高的牧羊犬,我想了想,为了以防万一,就让他也带上。许秋在跑步的时候,我和李良坐在前排,牧羊犬虎子蹲在后排,熄着灯,离她500米远的距离,慢慢跟在后面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个星期过去了,许秋连个蚊子也没有遇到,十二月的北方,在外面小便的时候,小弟弟都冻得疼,再加上河堤上面空旷,每晚冷冽的西北风直吹得河里面呜呜的响,我和李良坐在车里,因为车子跑不起来,水温不高,都觉得冷,更不要说许秋她还要穿得性感的在河堤上跑步了,连李良的看不下去了,说,要不明年开春再开始吧。就在我也动摇的时候,许秋却摇着头,要坚持下去。
  这段时间中间,公司的运营在许秋的努力下,一切都发展的非常顺利,有意向做代理的,已经都建了二十五个群了,就等着交钱发货了。我和许秋按我们预定的价格,一盒500克的给第一级代理的价格是六十五元,我们包括场地租赁,员工工资,原料采购,网络宣传等成本核到了十二元一斤,如果没有什么意外,第一批货发出去,基本上一年所有的成本就能赚回来,剩下的时间就是纯利润了。前景是非常光明的,我估计到了年底时候,给几个主要骨干每人配一辆玛莎拉蒂那是没什么问题的,这就是人多的好处,做生意有时候做一个人的生意可能比做一百一千人的利润好,但绝对比不过做十万,百万人的利润。

  徐姨也和我打了电话,说她和徐香已经带着妞妞搬到邻省的一个城市,徐姨一个远房亲戚在那里,帮她们买了房子,也解决了妞妞的上学问题,她们暂时不准备做生意,就等着我的产品上市,替我们宣传呢。妻子劝了我好几次,说太委屈许秋了,她一直都是那么善良,但我说那是我这个做老公的责任,让她不要担心,她就在河堤尽头的街道上开着车等许秋,她和许秋淡淡关系现在比我还要好,搞不懂女人的心理啊。倒是王玲她知道不停的给我打电话,说我很久没有去看她了,问我要不要她帮忙,说她挺想尝尝被强奸的滋味。我笑着说怕她吓跑人家,她顿时就不乐意了,第二天就找到我们公司,却是穿着一件华丽的貂皮大衣,打扮的就像是上海滩上的舞女一样,让许秋膜拜的不行。不过她在见到许秋以后,就自己惭愧的不得了,绝口不提亲自上阵的事,不愧是老校长,直接现场给许秋背诵了半部《洛神赋》来夸奖许秋的美貌: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秾纤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。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。瑰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……当然,完了临走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在我的裤裆里面摸上一把,提醒我说,忙完了去找她,那如五十匹晚霞重叠,千条黄河奔腾的风格看的许秋眼睛直瞪,等她走后,不可置信的问我:「程总,王姨您也收了?看来以后我对您要敬而远之了。」

  一连十几天过去,正当我也心灰意冷,加上元旦将近,「喜多芬」红糖出货也需要大量精力管理,要放弃了的时候,却有了收货。

  那时,我开着车,正慢悠悠的往前走着,李良在旁边不停的给虎子扔火腿肠玩,窃听器的接收装置里面传来了许秋的叫声。

  「啊……你要干嘛,放开我……啊」,接着许秋的嘴似乎被捂住了,只听到许秋「呜呜」的叫声和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气声。

  「别叫,再叫的话掐死你。」里面传来那个男的凶狠的声音和许秋「呜呜」的叫声,许秋的叫声已经不那么惊恐。

  「美女,你别叫,让我入完就放你走,好不好?」

  「呜,呜……你要说话算数,老娘长这个屄,被谁操不是操啊,你说是吧大哥。」我听的一头汗水,许秋说话太糙了。

  「哟,你这婆娘带劲,你自己脱吧。」接着听到里面脱衣服的悉索声。
  我和李良已经下了车,带着虎子尽量隐蔽的往前跑。随着许秋那边传来的声音,我几乎忍不住大喊起来,心里面把许秋骂了一百遍,她为什么不用我给她准备的电警棍。

  两条人和一条狗慢慢的接近,还有一百米。

  「哇,美女,你怎么没有毛啊?我知道了,你是白虎。啧啧啧,你看看,这这么圆,这么软,真像个又大又圆的馒头,美女,我拍张照可以吧?你放心,不拍你的脸。」

  「好啊,你拍吧,咦,你打开闪光灯再拍呀,这么黑,不打闪光灯怎么拍?您能不能快点,会冻死人的。」许秋的似乎又回到了她带着我去开洋荤的时候,但我知道,她的心里在流泪,她这是故意说给我听的。

  「啊,好香啊,还是第一次遇到有香味的屄,你是不是往里面喷香水了?」
  「呵呵,那你说女人的屄应该是什么味道?要是觉得香的话就多闻闻吧。」
  大概还有五十米的距离,我一把拉住要拔腿往前冲的李良,对他摇了摇头,李良的眼睛都红了,压低声音说:「再慢的话许秋就真被人给糟蹋了?」

  我摇了摇头,西北风直往我的衣领里面灌,我的身体也像冰一样冷。小心翼翼的往前移。

  「哎哟,你的脸好凉。」

  「美女,我的舌头是热的啊,真好吃,真软和……」

  还有二十米。

  「美女,你摸摸,我的球是热的吧?热得烫手,我媳妇脱光了爬到床上撅起屁股来,它也没有这么激动过,地上冷,你就不要躺下了,趴在那里,把屁股撅起来吧,保证让你舒服。」

  还有十米,我关掉接听装置,给李良打手势,让李良继续往前走,从那一边包抄过来。我翻过河堤的栏杆,在旁边的草丛里蹲着往前走,如果那个人他往河下面冲的话,我和李良都拦不住,河水太冷,只要他跳下去,就别想抓住他了。
  还有五米,河堤上微弱的路灯映射下来,只见许秋的裤子已经脱到了脚腕,对面站着那个男的有一米七左右,也光着下身,一根粗壮丑陋的黑黑的东西直立在腰间,他是个中年人,头发很长。只见许秋和那个男的说这些什么,却没有按那个男的说的去做。那个男的似乎很不满意,只见许秋往前走了一步,一把握住那个男的作案工具,套弄了起来。

  「谁?」那个男人听到虎子的叫声,就一把推开许秋,提起裤子,沿着河堤的水泥坡面往下跑。

  我也跳了出来,跟着跑了下去,远远的李良也吼着跟了过来。快要到河边了,那个男人停了下来,对我和李良大喊:「你们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跳下去,要是我冻死了,你们就是杀人犯。」

  「操,你丫的命还真金贵。」李良停了下来,也拉住了不住往前扑的虎子。
  「妈的。」我喊了一声:「你就是跳到天上去,我也把你给逮住,欺负了老子的女人,还想跑?」就朝他扑去,就算是他没有欺负花,就凭他刚才对许秋的举动,我要是能放过他,我自己都鄙视自己。

  李良见我继续往前,他就也跟着追过来。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,「扑通」一声真的就跳进了河里,但他显然不会水,只在河里扑腾着。

  我也跟着跳了下去,向他游过去,这个时候,许秋也穿好衣服过来了,站在岸边冲我喊:「程也,你快回来,你不要命了啊?快回来啊。」

  河水冰的刺骨,直往我的衣服里面灌,我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像是被针扎一样,忙向那个人游去。游到他身边的时候,他已经喝了不少的水,我一把抓住他的头发,就往岸边拖。

  上了岸,那个人就趴在岸边不停的往出吐水,我让李良看住他,李良把他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给我。我浑身颤抖着,双手都抓不住李良给的衣服了,更别说自己脱掉身上的衣服。

  许秋跑过来,说:程也,你就是个王八蛋。然后就不声不响的替我脱衣服,就算是我的内裤,许秋也替我扒了下来,我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冻的缩成一团的小弟弟,牙齿打着架对许秋说:「许,许,秋。你摸摸它,看,看它还有没有反应。」
  许秋却不说话,脱下她外面的运动裤,让我抬起腿来穿上,许秋的裤子紧紧的束在我的腿上,提到小弟弟上面就被裤裆给挡住了,许秋就一把攥住小弟弟,给暖了一会,说:「真冻没了才好。」

  把那个人拖到车跟前,我和李良也扒光了他的衣服,把他关到后仓里面,我也换上了平时准备换的衣服,让许秋坐上车直接开过河堤,花还在前面的街道上等着呢。和花汇合以后,我们直接去了最近的派出所,把他交给值班的民警,民警给他弄了一身衣服穿上,直接带过去审问,我让李良先回去,他老婆刚生孩子不久,回去的时间不能太晚了。

  这个时候,我才想起来还没有问花是不是那个人欺侮了她,就问花和她遇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「不是,那晚是个年轻人,虽然没看清他具体的模样,但无论身高还是口音都不是一个人。」花的身体也颤栗着,抱着还冻的发抖的我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边哭边说说:「老公,我们……不要……找了好不好?我知道你……你想给我出一口气,但你这样……我真怕,怕你出什么事。」

  「没事的,我真的没事,你放心吧。有你在,我才舍不得出事呢。」我拍着花的肩膀说。

  「许秋,对不起。」听到花说抓到的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,我第一反应就是对不起许秋,让她受了那么大的屈辱,甚至差一点被那个男人给得程了。

  「没事儿,不是说了为民除害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吗?」许秋的眼里也含着泪水,但却挥了挥手,装作无所谓的说。

  过了一会儿,民警出来了,带着那个男人。看起来他却是个老实人,四方脸儿,晒得黝黑。浓眉下面的眼睛只瞅着地下,不敢看我们。

  「你们在这等一会,还有其他人,我们现在带着他去抓回来,要是见他没回去,时间长了别让给跑了。」那个民警说着,喊了两个协警,一脚把那个人给踹进面包车里说:「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强奸犯,应该就逮到一个枪毙一个。」
  我和花还有许秋焦急的等着,花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,许秋走过来拉住花的手说:「也许现在警察去抓的就是你碰到的那个人。」

  「嗯,我感觉就是他。」花说。

  等待是这世间最难熬的一件事,大家肯定都深有体会,但那一晚,在等民警回来的五十分钟里,我却觉得是度过了一个世纪,就那样和花,还有许秋,在没有别人。

  那个中年男人带着手铐先一个人进来,接着两个民警押着一个长头发,瘦高的男青年走了进来,在他踏入大门的那一刻,我感觉花颤抖的更加厉害了,就紧紧握住她的手问:「就是他?」

  花点了一下头,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那个男青年看见花的时候,却是脸色一变,原来镇静的脸上慌张起来。我不由怒火直往头上冲,冲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就往他的脸上踢,旁边的两个协警正要拦我,那个民警却让给他们使了个眼色,他们就停了下来。过了一会,欺侮过花的男青年的脸上已经满是鲜血,嘴里大叫着:「杀人了,警察管不管?」,那个民警才过来把我拉到一边,对那两个协警说:「带下去录口供。」

  「兄弟,你打的好,我们现在有规定,不能打人,要是搁以前,我自己上。」民警对我说:「等会你们录个口供就可以回了,回去好好休息,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。」

  「谢谢。」我说。

  给我们录完口供的时候,那个男青年已经招认了,原来他和今晚出现的那个中年人都在河堤上干活,两个人住一间宿舍,那个中年人经常向那个青年讲他都上过那些女人,那些女人有多么的漂亮,时间久了,那个青年就忍不住的说:「你就没见过真正漂亮的女人,我前几天在河堤上强奸了一个跑步的,那皮肤白的就像雪一样,身材比柳岩还要好,长相比范冰冰还漂亮。」那个中年人不信,那个青年就拿他拍的花的照片给他看,中年人看的眼热,就喊着要和青年一起行动,那青年嫌天太冷了,两人约好要是没有警察查的话,等开了春就行动。「她说不定还舍不得报警了呢,我的大鸡吧在我们村可是有名的,是个女人就喜欢。」那个青年过了半个月,见没事吹牛说。那个中年人就越发羡慕起来,实在忍不住了,才在今晚一个人跑出来,结果就碰上了许秋。

  那个民警拿着男青年的手机给我们看他拍的花的照片。手机里面拍了花十几张照片,有花抱成一团躲避的,有花躺在地上,裤子被扒到脚腕,眼里流着泪的,还有专门拍花的胸的,花两只手臂交叉着挡在胸前,但还是掩不住洁白的兔子一样的胸,还有专门拍花阴部的,没等我看完,许秋就一把抢过去,摔在地上,接着一脚给踩了个稀巴烂。

  「别踩啊,那是证据。」民警在一边大叫着。

  「我们这还有一条上面沾了他精液的内裤,明天我给你送过来,这些照片必须销毁。」我说完,把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全都装进衣兜里,我怕警察他们的技术能还原。

  「好吧,那就麻烦你明天一定送过来。谢谢你们的配合。」

  第二天我没有上班,把花的那条内裤送到警察局,那位民警告诉我,那两个民工已经被正式批捕了,接下来就等着检察院起诉了。「最低也判他们个十几年」,民警对我说。从派出所出来,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,我觉得一身轻松,花昨晚回去,在我的安慰下,情绪也稳定下来,我说好让她今天请一天假,我带她去逛逛商场,好久都没有一心一意的陪着花逛街了。

  第三天我一到公司,就把许秋叫过来,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,在她的耳边不停的说着「对不起」,许秋开始的时候拼命的推我,但当我的嘴唇含住她耳钻满满的耳朵的时候,她的身体一颤,就停止了抗拒。

  「许秋,等会我们就把股份变过来,公司以后我们两一人一半。」我嗅着她的味道,在她耳边说。

  「不用了,现在的股份我已经很开心了。你的手乱摸什么啊?」许秋突然一口咬住我的耳朵说。我的手却已经伸进她的裤子里,手指滑进她那紧致致,肉嘟嘟的肉缝里面去了。

  「没什么,好久没闻它的味道了,你不是说老娘长这个屄,让谁操不是操吗?等会中午出去,我们开个钟点房吧?」

  「滚。」许秋抓出我的手,整了整衣服说:「还有很多事情做呢。」

  没有等待的日子无论欢乐与哀愁,都过得飞快,眨眼就过了腊八,我们「喜多芬」保健红糖的代理已经突破了十万,生产线生产的速度都跟不上了,我给许秋买了一辆揽胜,许秋现在的气场非揽胜不足以匹配啊。

  那天晚上,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妻子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在客厅看手机,而是在卧室喊我,我进去一看,她正趴在被窝朝我勾手,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亲说:「小东西,想要了?」

  「不对,重猜?」

  我摸了摸鼻子,看着她脱得光光的,洗的白白的,趴在床上的样子,就差摇尾巴了,还说不是想要?「我猜不出来,你不想要,我想要了,饿虎扑食。」就在我就要扑上去的时候,花急忙翻了个身,指着平坦光洁的肚子说:「别乱动,你听这里。」

  「有了?」我大喜过望,忙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问。

  「嗯,恭喜程总,再有八个月,你就要做爸爸了。」

  「什么都听不到啊。」我亲吻着花的肚子往下移动,说:「那么让我们先享受二人世界吧。」

  「不行,医生说了,前三个月严禁房事。不过啊,我给你找了一个人,你看看吧。」花一脸俏皮的微笑,说着,一把掀开了被子,却只见被子下面还光溜溜的躺着一个人,双臂把双腿抱在胸前,低着头不敢看我,却露出又黑又肥的阴部,不是岳母却又是谁?

  我当时就是一愣,呆呆的看着花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「怎么,不愿意?那你看这个呢?」花说着拍了两下手。

  只见卧室打开的门忽然关上了,我一眼就看到一团馒头一样的又白又圆的肉儿,接着就看到双臂护着胸,看我眼睛往她下身瞄,就夹着两条胳膊,用手把小妹妹给当了个严实,一脸红云的许秋。

  我更是诧异,忙转过头去看妻子。

  「怎么,还不满意?你那我就没办法了,这是你自己选的,最后一个了。」妻子又打了一个响指。

  我只觉得一阵头大,最后一个还能有谁,连岳母都出现了。果然,衣柜一下子被人从里面推了开来,大踏步,小荷包蛋的乳房连颤都不带颤一下的走到我身边,一只握了一辈子粉笔的手就从我裤腰里面塞了进去,一把抓住我的小弟弟说:「你说,是不是看见我才这么坚挺不拔的?」

  我正要说话,忽然窗帘一动,从后面走出一个身段妖娆,腰如细柳,臀圆似斗,一行阴毛大有上青天之势,脸色妩媚,烟波欲滴的美女来。

  「杨姐?你怎么也来了?」我急忙问道。

  「别紧张,我只是来送你那天在我们家录的视频来的。」杨晓华玉手直摇,却一点也不掩饰她饱满的,香喷喷的大乳。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